logo

非洲潜水+自驾深度游狂野之旅时间长、内容辣请

发布时间:2019-08-02 15:39    信息来源:admin

  这次行程是seaisee老朱规划,主要玩非洲三个国家,南非+莫桑比克+纳米比亚。2018年就开始策划潜点和穿越线路,因为非洲很多酒店都要至少提前半年预定,网上也没有更多的自驾非洲的具体参考信息。

  2018年暑假带着女儿自驾东南亚转一圈回来后总觉得意犹未尽,就像喝三得利系列的響21年觉得已经很不错了,其实线年调和的精髓味,这种更深层次的味道就是去探索狂野非洲。

  我们这样的人总是对未知的世界憧憬着,就像得不到的人或东西总是会惦记着一样,非洲大陆没去之前在我印象中是贫穷、原始淳朴、战争、瘟疫,就这些危险已经足够唤醒我们去探索的欲望。

  我们这次行程是seaisee老朱规划,主要玩非洲三个国家,南非+莫桑比克+纳米比亚。2018年就开始策划潜点和穿越线路,因为非洲很多酒店都要至少提前半年预定,网上也没有更多的自驾非洲的具体参考信息。作为刚挤进中国小康水平的我又要准备去非洲穷游。

  2019年4月20日这一天我们等了快一年,还没有出发老天就给我们出了难题,由于香港暴雨所以我们在浦东机场延误了四扎啤酒时间,担心联程的航班从香港飞走了,深夜落地香港机场就被工作人员带着狂奔顺利登机,但是我们的行李不一定能跟着同时上飞机。

  在香港机场会师了北京的元硕和南京的绣宝宝,思考着很多不确定性经过15个小时的飞行到了南非约翰内斯堡,下了飞机在行李转盘上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行李,喜出望外的同时给香港机场内勤点个赞,在机场和飞机上一共待了30多个小时辛苦烟消云散。

  如果没有行李我们将在约翰内斯堡等两天时间这样会影响我们所有的行程计划。在约翰内斯堡我们和从西安出发的老王两口子会师,第一段行程的队伍集结完毕。还好这个小插曲是天上那老头给我们一个小玩笑。

  当我们还在T2的时候从北京出发的元硕飞机被雷劈了,要求所有人下机检查,不知道飞机上的哪位发错誓了。

  南非的向导Brian和他的儿子peter接机,我们还没来得及休息直奔德班。

  一路的心情是平静和愉快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微笑也没有忧愁,平平淡淡的风风火火。

  去德班的3个小时车程,一路的景色就像从戴高乐机场去巴黎市区路边的景色一样。一直在想我们到的是不是非洲。

  上午开始穿越Hluhluwe-imfolozi保护区,刚前要检查和无人机。

  突然发现有一大群野象,我们在车里不说话,发动机熄火,静静看着。野生大象还是很危险的。

  非洲大地的统治者拦路了,BrIan说她老婆在德班25年都没有看到过狮子。它右边还有一群母狮子。

  估计是这只雄狮是刚刚攻下这地盘,因为路上看到一只右后腿受伤的雄狮呻吟着慢慢消失在树丛里,估计活不了多久了,但是谁也帮不了它谁也不能帮它,因为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Brian遇到一辆车就停下来跟一个司机说这个事情。

  云层笼罩着整个保护区,这里就像超级大动物园一样。我们下午前往海边度假酒店。

  现在登场的是我们第一段行程的野兽们(从左到右):阿凯、元硕、老朱、Peter、绣宝宝、老王两口子、老陈、Jeff。

  历史悠久的酒店 当酒店大厨知道我们是中国来的团队他说要亲自很认真给我们做晚餐,因为没有中国团队来过这酒店。

  晚餐的时候餐厅的老外都在议论着我们是哪里来了,竟然有人以为我们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来我们餐桌确认到底哪里来的。

  都换好湿衣,这里没有东南亚潜水那么舒服那里的小黑都会伺候好好的,在这里都得自己弄。

  这边都是拖拉机先把快艇推下去,我们人再推进水里,最后才爬上快艇。女人除外。

  老外潜导总是一副吊样子,觉得我们不会玩潜水,但是我们上来的时候和潜导比了气瓶后看剩余气压和他差不多,当他上来剩余50P的时候老陈还有120P。

  莫桑比克痢疾很严重不知道用自来水洗过是否用干净的水过一遍,我喜欢吃蔬菜还是吃了很多洋葱,此时要有大蒜就好了。

  今天凌晨对面的马达加斯加北部形成了龙卷风直接影响了这边的海况和天气,所以这里的浪感觉到非洲真正的狂野。潜下去就看到了牛鲨。

  成群的海狼 好家伙,潜水人都惧怕,尤其是单独的一只。莫桑比克第一天的收获收获很不错。准备上来做三分钟停留的时候还看到了一只锤头鲨,那眼睛贼可爱,但是从我们头上游过就走了。

  昨夜的雷声真的跟我们老家放鞭炮一样,感觉整个大地都在震动 早晨的海边又回归了平静

  牛鲨,是鲨鱼家族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鲨鱼之一,大白鲨、沙虎鲨同列为最具攻击性、最凶猛、最常袭击人类的鲨鱼,攻击性和大白鲨不相上下。这次来非洲潜水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牛鲨。

  在海里看到它们感觉像轰炸机一样强壮。今天刚下潜我就很快到32米深看到了4头牛鲨在脚蹼下面转圈,又抬头看看他们都在上面,我就瞬间充气我就‘biu’上去了,结果上下潜速度快+海水压力让我头剧烈疼痛,两次把黄疸都吐出来了。

  它们在海里真的很美 今天虽然状态不好但是看到很多家伙,一群蝙蝠鱼真的像幽灵一样经过

  由于路途遥远我们都没有带自己的装备,除了面镜和咬嘴别的装备都会在这里租,感觉总是不习惯。

  今天快艇开出去半个多小时,另外一个潜点一下去就看到它们了,牛鲨对地域的保护性很强。这里的陆地上的统治者是狮子那在海洋里的统治者非牛鲨莫属。

  在非洲潜水对中性浮力要求很高,为了鲨鱼能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都慢慢地吐气,担心大量气泡会把它们吓跑,当它缓慢地从身边飘过去的时候我们都憋住了气睁大了眼睛感受海洋霸主带来的强大气场。

  最后一潜尽管没有看到成群的牛鲨但是这次离它们更近了,肾上腺素直接爆表爆得一塌糊涂。

  近距离感受到牛鲨的气场就像有人用枪顶着自己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一枪,现在只求能安静的欣赏就行了。

  这个时候我们头上又有一只好大的锤头鲨就跟逗比一样看到了我们‘biu’下就转身游走。

  记得16年的时候在马尔代夫深南线一次夜潜,潜水船用灯照着海底,我们一群人带着手电,那绝对是一场海底盛宴,成百上千条护士鲨、柠檬鲨、GT...

  不是我撞到它们就是被它们撞到,被动地能接触到它们的皮肤莎莎的,我们玩疯了都快忘记看气压表和时间,准备上船拖脚蹼的时候从上往下密密麻麻一片就像行军的部队一样,那场面就像相片一样永远保存在我大脑内存里。

  《道德经》里有一章叫善摄生者: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